搜 索



刘静波:她把大批优秀舟山子弟,送上国际航运舞台

发布日期: 2018年7月10日   来源:   浏览次数:76 次


    航运业是男人的世界,女士非常少。然而少,并不代表无法跟男人比肩。在中国大陆的行业圈子里,有两位女士做得比较出色,刘静波是其中一位。

  1956年出生的刘静波,是舟山东方船员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她一直致力于解决舟山市渔农民子弟就业问题,输送大批优秀渔农民子弟到境外航运公司,为打造舟山海员培养基地做出了贡献。

  改变传统

  上世纪80年代,我调入舟山轮船公司工作。那个年代,去香港当海员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公司有个“传统”,把“外派去香港”当作扶贫帮困的一项政策,谁家有困难就把他派到香港去,增加收入,改善家境,但这样一来,海员素质没法得到保证。

  我接手海员外派工作后发现这一问题,便和当时的领导提出,必须改变这种做法,因为国际海员对素质的要求非常高,如果不能保证外派海员队伍的素质,想扩展业务难上加难。领导非常支持:“这个思路很好,就照你自己的想法做。”

  既然领导信任我,我就一改以前照顾困难户的做法,把海员队伍中素质最好的送到香港去,海员的素质提高了,业务量也慢慢上去了。1987年,舟山东方国际经贸有限公司成立,经过30多年发展,每年外派的海员由当初的10多人增加到现在的800多人。

  新生力量

  1990年,董建华先生第一次回舟山省亲,作为在国际航运界享有声誉的“船王”,他很想为故乡做点什么。在参观了舟山水产学校后,他决定和市政府共同筹建舟山航海学校。

  学校办起来后,董氏集团在人力、财力上给予很大支持,捐助了大量当时先进的航海教学仪器设备。而国际航运市场趋向也悄悄发生变化,国际船员人力资源从西欧、北美向远东转移,中国低廉的人力成本吸引了国际船东。

  得益于董建华先生和董氏集团的影响力,1994年,舟山航海学校首届航海专业学生毕业,学校开展劳务外派时发现,国家规定没有外派机构出不去,他们就找到我公司,我们由此成为董氏集团在舟山的船员代理单位。当时董氏集团在大陆有3家船员代理公司,现在,舟山的代理公司是规模最大的一家。

  很多航校毕业生是通过我们的代理被选派到国外去的,他们以“舟山海员”的品牌亮相,成为全球海运航线上的新生力量,公司也成为外派国际海员的“大本营”。

  金色名片

  从舟山航海学校毕业出去的船员参加国际海员适任证书考试,通过率很高,甚至高于航运界大专院校本科毕业生。2004年,在又一次获得几乎“满堂红”的成绩后,董建华先生的胞弟董建成先生致函给我们:“欣悉舟山航校毕业生船员参加考试,成绩优异,尤胜大专毕业出身船员。这是全校师生共同努力的结果,为舟山赢得殊荣。”

  当时读中专的这批学生,原本就是读高中、大学的料,他们选择航海学校是为了早点就业,因为多是农民、渔民的孩子,肯吃苦,学习很用功。而这个成绩的取得,表明董氏集团高层“造福桑梓、培养子弟、兴建航校”的战略决策是相当正确的。

  董建成先生在信中赞赏了舟山航海学校和舟山东方国际经贸有限公司为培养国际海员所作出的努力,同时希望我们一如既往,“为舟山子弟树立一个务实而进取的风范,在国际航运界独树一帜。”

  随着世界航运业的发展,舟山航海学校毕业生一年比一年抢手,我们公司也与香港东方海外、香港太古轮船公司、新加坡泰昌祥轮船公司、台湾台塑公司、招商轮船等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舟山海员的优秀素质在国际知名船务公司中有口皆碑,成为国际航运圈的一张金色名片。

  东方舟山

  远洋轮船是流动的国土,而船名是流动的名片,香港董氏集团东方海外的船舶,一般以重要的国家名或者国际知名港口的城市命名,如东方美国、东方日本、东方中国等。

  2003年,我有个想法,要是有一艘“东方舟山”航行于世界各地,展示“渔都港城、海天佛国”的迷人魅力,对提升舟山形象肯定大有裨益。当时的市领导得知我的想法后说:“很好,你去努力。”

  然而,谈何容易!当时还没有宁波舟山港,为了这事,我来往于香港和舟山之间,多方奔走斡旋。经过3年努力,东方海外的高层领导终于点头同意,充分体现了境外船东对舟山的港口、海员资源等优势的青睐和希望。
  
  2006年9月18日,以舟山命名的香港东方海外货柜航运有限公司集装箱船——“东方舟山”号在老塘山港下水,配备的海员全部由舟山航海学校毕业的本土船员组成,对扩大舟山在海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都具有重要意义。

  技能比武

  舟山现在是国际海员比武基地,首届全省大比武的时候,作为基地要拉出一支队伍来,我们公司派员参加。别的队伍从几万人里挑“千里马”,提前三个月训练备赛,而我们大部分船员在跑国际航线,把他们拉回来比赛不现实,只能在休假船员中挑选,好在我们这支队伍很精干,在全省得了冠军。

  后来大比武升级为全国性赛事,比赛时我们船员提出来,用中文发布舵令不适应,因为平时习惯英文舵令,从中文转化为英文,慢了一拍。我找到总裁判要求:“既然跟国际接轨,必须要用英文。”总裁判觉得有道理,采纳了我们的建议。

  最后,我们的队伍得了全国第四,前三都是央企,我觉得很不容易,检验了我们这支队伍的优秀,同时说明舟山有培养国际海员的土壤。

  做精做强

  我们的船东在国际航运界都是有名望的,他们对船员相当爱护,口号是“人、人、人”,所以我一定要把最好的船员派出去。国际海员对素质能力的要求很高,香港太古轮船公司曾经找到我们,想招收一批船员,首先要求过语言关,否则连口试和面试也没法参加。如今,经我公司外派太古的舟山海员已达到50余人,更涌现出了两位舟山籍的船长、轮机长,这在英资太古公司实属不易。

  舟山这样的船员很少,我们就全国范围去招。别的专业经过学习后才考雅思、托福,而做一个国际高级海员,还没进门就要求英语过六级,这是外界想不到的:“你们海员队伍还有这么高素质的。”

  我做公司的原则是,在做精、做强的基础上求发展。前两年,新加坡的一家公司慕名而来,问我:“6艘船的业务,接不接?”我说不行,只能一艘一艘地接。如果我是商人重利,肯定接,自己消化不掉可以转让。但这种事我做不来,因为无法保证质量。

  这也是为什么别的代理公司短短几年就发展到几千人,而我做了30多年,公司船员还保持在1000人左右的原因。我只要好的,做金字塔的顶端,要是为图利润做滥了,航行安全就得不到保障。

  一个摇篮

  我们不但要对船东负责,还要对船员负责。

  航运业有自己的规律和周期,低谷的时候,船员在船率低了,待派率高了。平常在船和待派船员的比例是7:3,但在航运界不景气的时候,会达到6:4,甚至到五五开,公司压力就大了。因为我们与船员都签了长期劳动合同,休假期间还是要为他们缴社保五金。

  但看到我们的船员在升级成长,从实习生到三副、二副、大副直到船长,看他们回到岸上,进入海事局、引航站、船级社、修造船厂,成为这些单位的中坚力量,我很高兴。

  过年过节公司会搞派对,船员在跑国际航线的,就把家属叫来,一起吃饭聊天,临走时送他们米、油等,不能叫他们空手回去。去年太古轮船公司派员来审核,对于我们的流失率如此之低深感惊讶,他说你们公司像一个大家庭,很温馨。

  现在,同龄人开始享受含饴弄孙之乐,但我还是放不下工作,有些重大事情还是在参与。几十年来,公司已经成为培养国际海员的一个摇篮。想到公司为舟山航运界培养了这么多人才,我感到由衷地欣慰。


  (来源:舟山晚报 记者:徐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