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舟山市2018年第一季度最美家庭展播——史根娣家庭

发布日期: 2018年4月18日   来源:   浏览次数:412 次


家庭是孩子成长的第一所学校,在教育子女方面,史根娣总说自己没有什么独特的方法,一直以来都是以中国的传统美德,如百善孝为先、吃苦耐劳、艰苦奋斗、勤俭持家,以对每件事,认真、执着的态度,以对父母的、子女、邻居的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子女的人生观、价值观,在子女成长成才的过程中倾尽了全力。

她有三个子女,大女儿张斐君,长子张东辉,次子张召舟。他们都很出色,两个儿子留学美国并全都取得了博士后学位。有一部分原因是先天的,也就是说他们的天分都很突出,他们从小就很聪明,什么事都一学就会,初中毕业张东辉以高分考入舟山中学,在就读期间他每学年成绩都是年级段数一数二,尤其是他在物理化学方面的天分开始突显出来,多次在全国、省、市的各类理化竞赛中获奖。高中毕业后免试进入复旦大学深造。1988年在“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博士主持的“中美联合招收物理博士生”考试中,他成绩突出,得到了赴美国纽约大学攻读博士的机会。

张召舟在初中毕业之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普陀中学,高中毕业后他来到六朝古都南京,在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读完了土木工程系建筑材料与制品专业的本科及研究生的课程。毕业后分配到江苏交通厅工作了两年。此后,张召舟重新拿起了英语书,那段期间,他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以优异的成绩通过托福和GRE考试,并成功申请到了学校的全额奖学金,顺利拿到签证。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后天的,是他们做事情非常的专一,从不为一些其他事情而分散精力。他们天赋好,但是成功还离不开他们个人勤奋努力。读书时,由于农村的学校条件限制,东辉的英语成绩不是很好,他在晚自修后还在寝室里听、背英语,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后,他把英语成绩提高上来了。在复旦大学物理系的四年,他一心扑在专业知识的研究上,专业理论基础非常扎实,学习态度极严谨,图书馆、实验室,一坐就是一整天,导师对他非常欣赏。在读博士期间,东辉凭借他超乎常人的努力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获得了四原子反应的精确结果学者,得到了该年度纽约大学唯一一个毕业生最高奖,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作为母亲,史根娣深感光荣。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时,依然是学院里最努力的一位教授,以致他的同事戏称说他把电脑都给累坏了。

在召舟27岁,告别校园生活两年后,考入美国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攻读博士课程。那年召舟的妻子腹中胎儿即将呱呱坠地,小两口每月靠1000元奖学金维持生活。贤惠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孩子让召舟更加努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召舟供职于从事建材产品的美国ralMaterialTechnologies公司,这家公司是世界500强企业之一、全球性跨国企业澳大利亚Boral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在全美拥有约2400名员工,召舟主管着公司的中心实验室。凭借在专业领域的才华,召舟加入了美国混凝土学会及美国材料试验学会,担任ASTM—C311分会主席。

经常有人问史根娣“怎么培养子女们的?”每次碰到这样的问题,她都如实相告:我没有“特殊培养”他们,其实人为的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不一定是一种很明智的做法。对孩子来说,以家长意志培养的东西往往是一种没有兴趣的兴趣,不是爱好的爱好。这种所谓的培养,只能是家长辛苦孩子痛苦。而且这种人为的培养很可能会结出一种不伦不类的果实来,就像一颗麦子,你偏要按稻子去培养,结果很有可能会长成什么也不像的植物来。我认为兴趣的培养很重要,但不能太刻意,应该让孩子选择。我在这方面支持他们的选择。但是“不培养”并不意味着放任自流,我从小到大对他们的教育一直很严格,尽管我的文化程度不高,深奥的大道理说不上来。但是在做人方面,我从小就对他们说:“父母没什么本事,今后的一切得靠你们自己,什么事都不能依赖别人,什么事都要靠自己,这决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依赖惯了的人,一旦离开原来的环境,那就会无所适从,那是没有出息的。做什么事情关键在你们自己。”培养他们的心理自立能力,我还对他们说,做人一定要谦让温和,要和别人搞好团结,这样才能学会合作,获得成绩。

在教育中,史根娣对子女们总是充满鼓励的。初中时。东辉从农村中学转到沈家门一初时,学习上有点吃力,她总是对儿子说:“儿子不要灰心,爸妈相信你,你是一个聪明人”。在读复旦大学时,我她定期去学校看望儿子,给他带点家乡的特产。虽然在学业上无法指导他,可是在精神上我总是鼓励他,特别是在生活上学习上碰到困难的时候。另外她还尽全力为儿子在学习上提供合理的帮助。譬如上初中时我就为他买了多波段收音机和随身听,让他可以随时学习英语,提高英语能力。在当时八十年代,这两件东西是稀罕物,可是她觉得儿子有用,花再大的价钱也是值得的。在八十年代渔农村建房热时,史根娣硬是推迟盖房,省出钱来供他们读书,只要在教育投资上,只要是合理的,她从不吝啬。为此,当时渔农村盖房热,她就是比别人晚盖几年,就是为了省点钱,供两个儿子读书用。

儿子们在国外读书,他们打电话回来时,史根娣除了问他们在国外的生活情况,吃、住的习惯吗。鼓励他们要努力学习,毕业后早点回国,东辉在美国毕业后取得了博士学位后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工作。不管在美国或者新加坡学习工作他从2001年起每年都多次回国,在上海、南京、山东、舟山等地的大学做学术报告、课题研究和任兼职教授。每次回国看到祖国的经济发展突飞猛进,需要大批的科技人才,他毅然放弃国外的优异生活和丰厚的福利待遇,于2005年底回国工作,就职于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小儿子召舟作为一名建材检测研发方面的专家,也注意到国内水泥市场需求旺盛,年需求量约在7亿吨,而美国仅有1.2亿吨,如此广阔的市场前景会给个人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从亲情上来讲,史根娣也不希望有时差。虽然每星期都会接到召舟的越洋电话,但思念毕竟不如见面,她希望他们还是可以回来。最终于2014年底,召舟回国在江苏南京开了一家自主研发的建筑材料公司。

为国教子义不容辞,以德育人责无旁贷,现在他们都成才了,有了各自的事业,史根娣感到很欣慰。

该家庭曾获普陀区级“最美家庭”,大儿子张东辉获“舟山魅力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