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读懂数字:全球性别平等指标和排名解析

发布日期: 2015年6月16日   来源:   浏览次数:4977 次


    不同的排名、名次是因为这些排名所用的指标体系不同。它只是说明,在某些方面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处于世界的中等水平以上,而在另一些方面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我们应该认真分析不同的排名方法和指标体系,找出中国在推动性别平等和妇女权益问题上存在的问题和差距,并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

    在国外人们经常问我:“你觉得中国妇女的地位这几十年来是提高了,还是下降了?”我只能无语。这些看来似乎只用“是”或者“否”就可以回答的问题,其实并不那么容易。如果上网搜索一下“中国妇女地位排名”这个关键词,跳出来的结果真可谓“乱花渐欲迷人眼”——“我国性别平等指数排名全球第72位低于日韩”;“中国妇女地位世界排名第28 位”,等等。仿佛中国的性别平等状况已经超越了一些发达国家。所以2014年10月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异指数中,中国仅排名87位,在亚太地区也落于菲律宾、蒙古、泰国之后,不免令人诧异。因为我们在考虑中国妇女地位和性别平等状况的时候,往往从自己的经验和感受出发,得出的结论分歧巨大,希望能够让数字来说话,而现在连数字排名也是雾里看花,更不懂了。

    其实,不同的排名、名次是因为这些排名所用的指标体系不同。我们既没有必要对高排名沾沾自喜,也不必对低名次妄自菲薄。它只是说明,在某些方面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处于世界的中等水平以上,而在另一些方面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我们应该认真分析不同的排名方法和指标体系,找出中国在推动性别平等和妇女权益问题上存在的问题和差距,并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下面就简要介绍一下目前常见的几个全球妇女地位的排名体系。

性别发展指数、性别赋权指数、性别不平等指数

    第一组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一系列指数:包括“性别发展指数”(Gender Development Index,GDI)、“性别赋权指数”(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s,GEM)和“性别不平等指数”(Gender Inequality Index,GII)。

    要说到性别发展指数,必须要从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icator, HDI)说起,它由预期寿命、受教育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三项指标构成,是衡量社会进步的重要指标,近年来,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不断提高,在联合国的排序从1995年的106位,提高到2009年的82位。所谓性别发展指数(GDI),是人类发展指数(HDI)在性别不平等问题上的加权处理,即男女平等程度在上述指标上的表现,关注妇女与男人在发展成果方面的不平等状况。所谓性别赋权指数(GEM),也是考察性别平等的度量,它更加关注妇女和男子能否积极参与经济和政治生活以及参与决策。这套指标度量女性在一个国家内政治、经济、职业生活上的状况,其指标包括:女性在议会中的席位,在行政、管理、职业、技术职位中所占的比例,就业和工资状况。一直以来,中国在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的排名中不断提高,但在性别发展指数或性别赋权指数的排名则上下徘徊或持续下降,中国妇女地位没有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而同步增长。可见在这20年中,中国妇女地位在市场经济转型中,逐渐失去优势。

    2010年度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报告中,首次推出了“性别不平等指数”,它是反映女性和男性在生殖健康、赋权和劳动力市场三个维度的不平等成就的综合度量指标。具体指标包括:孕产妇死亡率、未成年人生育率、国家议会中的女性席位比率、接受过中等教育的性别比率、劳动力市场参与度性别比、避孕率、产前检查等生殖健康参数以及总生育率等。性别不平等指数通过客观衡量男性和女性间长期存在的社会差异的程度及影响,来帮助推动人类发展进程。性别不平等指数表明:各国性别不平等差异巨大。高度性别不平等的国家,人类发展的分配也不平等。卡塔尔是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中性别最不平等的国家;布隆迪是低人类发展水平国家中最接近性别平等的国家,而中国是中等人类发展水平国家中性别最平等的国家。这个报告还指出“为女孩和妇女提供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医疗服务、法律权利和政治权利不仅仅体现了社会的公正,而且可能也是为全人类发展进行的一项最好的投资”。

社会制度和性别指数、全球性别差距指数

    2009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开始推出“社会制度和性别指数”(Social Institutions and Gender Index, SIGI),分别在2012年和2014年推出了报告。2014年,列入排名的国家达到108个。这个指数包括14类27个具体指标,覆盖五个妇女生活领域,不仅包括经济和公共参与,也包括私领域:歧视性的家庭法;对妇女身体自主性的限制;男孩偏好;对资源和财产的限制;对公民权的限制。这一指标体系不仅关注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也关注态度和法律及制度规定;不仅收集数字信息,也根据“消歧公约”评估报告等收集定性信息。它探究歧视与发展的结果之间的关系。它的衡量/计算方法是:越接近0,越少歧视。越接近1,说明歧视越严重。该指数给各地区、各国的五种制度分别打分,分为五级:很少歧视;少歧视;中等歧视;高歧视;严重歧视。将这五个领域中的得分综合起来,呈现为“雷达图”,就直观地刻画出制度性歧视的概观。

     2014年的SIGI报告中,由于出生婴儿性别比失衡,中国在整个指标的排名中位于“中等歧视”的国家。当然男孩偏好的背后,并不仅仅是生育意愿这么简单,它的背后涉及到很多制度性的因素,也需要从消除制度性的歧视来入手。例如,它与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妇女的教育机会,妇女在劳动力市场和工作场所中遭受到的歧视都密切相关。利用SIGI的指标,可以来研究制度性歧视和发展的结果之间的关系。例如:2012年的报告中就指出,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和南亚,歧视性的制度越少,妇女在非农业部门就业的比例越高。

     在中国,对于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指数”(The Global Gender Gap Index)介绍比较多。《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是一份展示男女间在经济地位、学习机会、政治参与及卫生福利四个范畴中的差距的报告。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旨在衡量性别平等的指标比差距,而不是比高低。得分越接近1越平等,越接近0越不平等。报告的目的是研究一个国家在经济等范畴男女间的差距,报告的重点不是要指出哪个国家的机会水平较高,而是要比较各国男女所得机会的差距。

    从2008年和2012年的全球性别差距指数的报告来看,中国都是处于中等水平。在2013年的报告中,在全球136个进行排名的国家中,中国排名第69位,但在健康领域的指标仅位列133。中国在2014年的排名是87位,主要的差距在于出生性别比失衡,导致在健康领域中指标排名仅列140位。

    从这些性别平等排名的指标可以看出,当今的国际趋势是从关注机会的平等到越来越注重结果的平等。这与消歧公约所提出的“实质性平等”的原则是一致的。第一,它不仅关注机会平等的指标,而且更加注重结果平等的指标。例如从只看入学率,到关注学校教育完成率的指标,到关注劳动力市场的性别歧视、收入差距的问题等。第二,它不仅关注经济社会发展的指标,而且关注制度性的指标,以及二者之间的关联。例如法律制度对于女性最低结婚年龄的规定,怎样影响到妇女的教育、就业机会和妇女健康的指标。第三,它不仅关注法律条文中的规定(形式上的平等),而且关注到法律的执行过程和结果(结果平等)。

    仔细考察目前全球不同的性别平等排名指数,可以给我们如下的启示:虽然不同的指标体系各有侧重,但是它们都有一定的说服力,可以互相补充。可以结合起来考察,从而对性别平等的状况有一个更加多视角、全方位的认识。至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完全实现了在各方面的性别平等。提高妇女地位、促进性别平等仍任重而道远。中国在性别平等方面基本处于中等水平。在许多方面虽然取得进展,但还存在着诸多差距,应该着力弥补这些差距。性别平等并不完全取决于经济发展水平,而是与决策者的政治承诺和采取的政策密切相关,与性别主流化的进程息息相关。消除性别歧视、促进性别平等与推动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相向而行,互相促进。投资于妇女和女童,促进性别平等,能够带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回报,是“正确的”和“聪明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