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报道
搜 索



各国1995年世妇会后续行动一瞥

发布日期: 2015年6月8日   来源:   浏览次数:5594 次


韩国   制定维护妇女权益新法律

    1995年,韩国通过了《妇女发展法》,确立了提高妇女地位政策的指导原则,提供了对就业、教育、社会福利、人权等领域的性别歧视因素进行纠正的法律基础。

    1997年,修改了《国籍法》,制定了《预防家庭暴力和保护受害者法》和该国第一个有关妇女政策的五年计划(1998─2002年)。《国籍法》剔除了歧视妇女的有关条款,使与外国人结婚的妇女可以保留国籍,其子女可以获得与母亲相同的国籍;《预防家庭暴力和保护受害者法》要求中央和地方建立相关法律和保护性机制。《妇女政策五年计划》面向21世纪,提出了修改具有性别歧视的法律条款、改变性别歧视的社会观念、扩大妇女参与决策比例、促进妇女就业等20项任务。

    1999年通过了《性别歧视预防与救济法》,要求维护宪法规定的性别平等原则,预防在就业、教育、社会等各个领域的性别歧视。

 

法国  成立提高妇女地位新机构

    男女平等在法国是具有宪法意义的司法原则,加强男女平等是法国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政府主管妇女事务的是就业与团结互助部的妇女权利署。95世妇会后,部级妇女权利理事会(1982年成立,1991年停止工作)恢复工作。1995年成立了由议员、非政府组织代表和知名人士组成的男女平等观察机构(直属总理管辖),它可以向政府提出建议,并就立法条文或行政条例草案发表意见。1998年,成立了妇女权利国务秘书处,受就业与团结互助部长直接领导。此外,法国政府还加强了职业平等高级理事会,性别信息、新生儿管理、家庭教育高级理事会等咨询机构的工作。立法机构的组成也发生新变化:议会已一致通过成立妇女权利和男女平等两个议会代表组。

 

埃及   对妇女离婚作出新规定

 2000年1月27日,埃及人民议会通过调整婚姻家庭关系的《个人状况诉讼法》修正案(即《婚姻法》),其中关于“女方提出离婚”的新规定是:在男女双方对女方提出离婚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女方可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在女方放弃赡养费、退还彩礼并声明无法同男方继续生活,且三个月内调解无效的情况下,法院应判离婚。这是埃及妇女在争取享有与男子平等的离婚权问题上的一大进步。根据修正前的法律,男方仅凭一纸休书即可休掉妻子,而女方提出离婚则必须举证丈夫虐待,一般极难获准。

 

澳大利亚  为“北京加五”作准备

     去年7月,来自全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塔希提、马绍尔群岛、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汤加、泰国、瓦努阿图和印度的妇女汇聚悉尼,共同审查这一分区对北京《行动纲领》的实施情况。会议的议题聚焦在《行动纲领》关注的12个重点领域。会议作出的决定和建议,已于去年9月提交在泰国曼谷召开的非政府组织地区筹备会议,并于10月提交曼谷部长级会议审议。

 

孟加拉国  “妇女为妇女”

    “妇女为妇女”,是孟加拉国的一个研究团体。它积极参与北京世妇会的后续行动,负责在全国范围内落实《行动纲领》,其部分核心成员参与了《国家行动计划》的起草和制订。1996年,该组织完成了一份有关孟加拉国妇女受到暴力侵害的报告。1997年,该组织应邀在由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斯里兰卡、伊朗等国共同参与的“提高妇女权利,关注对妇女施行暴力”的研究项目中,完成了一个分区的研究报告。另外,在“改善和实施地区行动计划和全球行动纲领”这一地区项目中,该组织也担当了重要角色。1999年,该组织在全国大学生中开展了性知识教育,这也是孟加拉国《国家行动计划》和北京《行动纲领》的一个目标。

 

印度尼西亚   关注亚洲经济危机对妇女的影响

    亚洲经济危机使印度尼西亚政治信心丧失、生活水平迅速下滑,社会动荡。温饱成为贫困妇女焦虑的事情,从而使子女的健康、营养及教育问题变为次要问题,加上教育经费上涨,使传统的重男轻女现象重新抬头,女童教育成为问题。

    卡瓦尼作为印尼政治中非常活跃的福利性组织,在1999年的印尼大选中致力于保证发挥妇女的作用,以及妇女政治生活的改善。1999年2月,该组织在印尼妇女大会召开之际,制订了一个共同纲领,内容包括民主、男女平等、人权和减贫等方面。此外,印尼外交部和人权机构还合作组织了“保护妇女免受暴力侵害”的教育培训。

 

日本  建立伙伴关系帮助妇女发展

    1999年6月,日本首相办公室的性平等办公室,在东京举行第四次国家级机构高级官员会议,讨论东南亚国家妇女发展问题,旨在加强东南亚地区妇女发展机构间的伙伴关系。会上讨论了该地区对北京《行动纲领》的实施情况。与会者认为,亚太地区妇女地位、劳动分配、法律平等、强化体制保证等方面均有所进展,但性别歧视仍然存在,特别是在经济和政治的决策方面。